Category Archives: 文化旅遊

001_1920_2

李美賢女士 – 「走進敦煌莫高窟」講座(下)

東蓮覺苑建苑八十周年講座系列之一:「走進敦煌莫高窟」,由敦煌研究院特別研究員李美賢女士主講。李女士在本講座中,帶大家進入莫高窟西壁,欣賞「一佛二菩薩二弟子」的五身一鋪造型組合;此外還有北壁的藥師經變圖、東壁的維摩詰經變圖,以及南壁的無量壽經變圖,一共涵蓋五個年代──初、中、晚唐、五代和宋代的作品。李女士從不同角度介紹和分析,對畫像的象徵意義、經據,乃至顏料應用等,都詳加解釋及評述。最後,李女士更回答現場聽眾問題,兼簡介現時各窟復修後的的概況,對喜愛敦煌歷史、文化和藝術的朋友,誠為難能可貴的參考。

001_1920_1

李美賢女士 – 「走進敦煌莫高窟」講座(上)

東蓮覺苑建苑八十周年講座系列之一:「走進敦煌莫高窟」,由敦煌研究院特別研究員李美賢女士主講。李女士在本講座中,帶大家進入莫高窟西壁,欣賞「一佛二菩薩二弟子」的五身一鋪造型組合;此外還有北壁的藥師經變圖、東壁的維摩詰經變圖,以及南壁的無量壽經變圖,一共涵蓋五個年代──初、中、晚唐、五代和宋代的作品。李女士從不同角度介紹和分析,對畫像的象徵意義、經據,乃至顏料應用等,都詳加解釋及評述。最後,李女士更回答現場聽眾問題,兼簡介現時各窟復修後的的概況,對喜愛敦煌歷史、文化和藝術的朋友,誠為難能可貴的參考。

印度朝聖之旅──瓦拉納西

印度──佛教的發源地,孕育出光輝燦爛的歷史與文化。在這裏,我們親身體會到印度人生活的多元面相,從簡樸的農耕作業到繁盛的商貿生意,當然少不了的還有圍繞著日常作息每一點的濃厚宗教氛圍。位於瓦拉納西(Varanasi)、被當地人視作聖河的恆河,見證了這片土地數千年以來的起伏跌宕。這條富於靈性象徵的河流,儲收印度瑰麗神秘的文化精髓,又將它們回饋給世人。有人說:「一生至少朝聖一次」,身為佛弟子,我們應該溯本窮源,循著佛陀的足跡行走,以求加深對釋尊教法的理解和認識!

策劃:法護法師
主持:梁文道
旁白:Cindia Wong
撰稿:鄺志康
剪接:Stanley Tung
製作:佛門網

印度朝聖之旅──鹿野苑

佛陀證得無上正等正覺之後曾經考慮到佛法深妙,世間難解,擬不作任何開演,後來出於悲愍,決定傳法,先為曾跟他一同出走皇宮而修苦行的五位同伴宣說四聖諦,是為初轉法輪,而五位同伴聞法後立即皈依佛陀正法,成為最早的僧團,世間從此佛、法、僧三寶具足,其所在地便是鹿野苑(Sārnāth)。跟其他聖地一樣,鹿野苑經歷歲月洗禮後,所餘下的便只有頹垣敗壁,較完整的遺跡有五比丘迎佛塔(Chaukhandi)、答枚克佛塔(Dhamekh Stupa)、法王塔(Dharmarajika Stupa)及阿育王石柱,其中答枚克佛塔以其精確反映出阿育王時期建築特色而聞名,而法王塔則曾是存放有一枚佛舍利,可惜已遭回教徒破壞。鹿野苑現在也圈養了不少鹿隻,牠們可愛的模樣讓人禁不住上前餵飼,也算是佛塔以外的獨特景點。

策劃:法護法師
主持:梁文道
旁白:Cindia Wong
撰稿:鄺志康
剪接:Stanley Tung
製作:佛門網

印度朝聖之旅 ──拘尸那羅

在眾多佛教徒心目中,拘尸那羅(Kuśinagara)乃集悲傷與崇敬於一身的聖地。佛陀以八十歲高齡繼續四出說法,一次到達了波婆村(Pava),享用過鐵匠准陀(Cunda)的供養後患上了嚴重的腹痛,當徒步前往至拘尸那羅,終於支持不住倒下,在向阿難等隨行弟子叮囑了一番後,於當夜入滅,結束了其不平凡的一生。對於欲仔細思惟佛陀聖教的信眾而言,臥佛殿、大涅槃塔及安迦羅塔(Angara Chaitya)是必到之處。臥佛殿和大涅槃塔毗鄰相接,前者供奉了一尊六尺長的佛陀臥像,平穩安詳地躺臥在大家眼前,呈現出佛陀色身入滅時作吉祥臥的莊嚴模樣;後者據當地比丘說,埋有一佛舍利,雖然塔內並無特別擺設,但作為佛陀法教遺言的象徵,它依然是那麼的殊勝珍貴。至於安迦羅塔則相傳是火化佛陀遺體之處,而各國帝王為了爭奪其舍利,更引發了「八分舍利」的事件。時至今日,佛陀的教法仍深深留在諸佛弟子的心裏,「以法為師,以戒為師,精勤不放逸」,這就是他的遺訓,是他留給世人最重要的禮物。

策劃:法護法師
主持:梁文道
旁白:Cindia Wong
撰稿:鄺志康
剪接:Stanley Tung
製作:佛門網

印度朝聖之旅──菩提迦耶(下)

在菩提迦耶摩訶菩提寺的周邊大家可以找到屬於佛教不同傳承的二三十座寺廟建築,包括台灣、日本、韓國、緬甸、斯里蘭卡、泰國、不丹、尼泊爾、孟加拉、越南等國家、地區的佛教徒修建的寺廟,各具特色。菩提迦耶的朝聖焦點還有著名的前正覺山(pragbodhi)。佛陀未成佛道前曾苦行六年,身心受到極大耗損,終致形同枯木,他發覺苦行並非解脫的出路,於是在尼連禪河洗淨身體,並接受牧女供養的乳糜,在恢復精神體力後在河對岸的一處山丘上修行,那就是前正覺山。《大唐西域記》有云:「唐言前正覺山,如來將證正覺,先行登此山」,據說後來佛陀感知此山非證覺之地,才轉到現在摩訶菩提寺的地方繼續修行,終於證成佛道。前正覺山風景優美,登山沿途會經過「龍洞」,據說佛陀曾在此為龍王留下身影。

策劃:法護法師
主持:梁文道
旁白:Cindia Wong
撰稿:鄺志康
剪接:Stanley Tung
製作:佛門網

印度朝聖之旅──菩提迦耶(上)

菩提迦耶(Bodh Gayā)是佛陀證覺的地方。「我今若不證得無上大菩提,寧可碎此身,終不起此座」,悉達多太子經過六年苦行後變得形銷骨立,悟出苦行不能成道,因此接受了牧女贈以乳糜供養,隨即他端坐在這ùØ的一棵菩提樹下,為了尋求出離輪迴的方法以度脫眾生,發大誓願,最終成就無上正等正覺,人稱釋迦牟尼佛。菩提迦耶的菩提樹與金剛座遺跡也成為後世禮敬佛陀、緬懷佛恩的最重要聖地。

古印度的阿育王在公元前三世紀時於聖菩提樹、金剛座之處修建紀念塔寺,即今之摩訶菩提寺,又名大菩提寺、大覺塔、正覺塔。這塔寺經歷時代滄桑,屢作修葺而形成現在的模樣。跟其他佛教聖地相比,今天的菩提迦耶多了一份熱鬧與靜默相映成趣的韻味:在摩訶菩提寺外有許多販賣各式各樣商品的小店和小攤檔,而在寺廟內圍則盡是虔誠拜敬的信眾與安靜參觀的遊人。來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在此作各種修行,儀軌誦經聲和梵唄此起彼伏,相互交織出莊嚴美妙的篇章。寺中的金色世尊像巍然矗立,光彩奪目,嚴麗殊妙。摩訶菩提寺見證了人間的風風雨雨,時至今日仍然為各地的佛教徒帶來靈性的指引。

策劃:法護法師
主持:梁文道
旁白:Cindia Wong
撰稿:鄺志康
剪接:Stanley Tung
製作:佛門網

印度朝聖之旅──王舍城

王舍城(Rājagṛha)作為古時摩揭陀國的國都,是佛陀在東部地區說法開示的重鎮,當中竹林精舍、七葉窟、靈鷲山及位於附近的那爛陀寺都聞名於世,是朝聖者必經之處。縱使今天王舍城風華不再,它仍然為各修行者帶來不同程度的靈性慰藉。

七葉窟(Saptaparṇaguhā)以洞窟前有七葉樹而得名,是佛陀入滅後經典首次結集的所在地。五百比丘親集此處,由阿難尊者背誦出世尊的教法,記錄成經藏,從此正法久住。據說原來有好幾座巨大深邃的洞窟,可容千百人,現在山洞大都因保護不善及歲月消磨而坍塌,頗為可惜。

靈鷲山(Gṛdhrakūṭa),因山頂有一狀似鷲鳥頭之大石而得名,是佛陀其中一個重要的說法場所,世尊在此處宣說了如《法華經》及《摩訶般若波羅蜜經》等多部大乘經典,利益十方,渡化眾生。山上聖跡處處,當中最為勝妙者非說法台莫屬,小小一角,飾以旗幟和鮮花,成就殊勝莊嚴景相,對教徒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親赴靈山一日,得法喜無邊無量。在山西邊有另一座小山,傳說是法華會上多寶如來出現之處,所以此山被命名為「多寶山」。除了徒步上山,朝聖者可選擇乘搭小型纜車登山,於半空環視蓊鬱樹海,別有一番韻味。多寶山上有日本人斥資建造的世界和平塔,純白塔中有四尊顯示佛陀四大重要階段不同形相的金身佛像,象徵覺悟與平和無諍。

最後是城外不遠處、名聞遐邇的那爛陀寺(Nālandā)。九百多年前的一場大火將它燒成廢墟,時至今日,我們只能憑藉古代大德如玄奘法師、義淨法師的記述去追思緬懷這個古代盛極一時的世界佛學中心。當年過萬僧人和各地學者聚集於此,研討與教授佛教,此外還有哲學、婆羅門教、天文、醫藥等學科,兼且寺內圖書館藏書數量達到差不多千萬卷,委實規模宏大,難怪當時各地僧人不惜千里迢迢遠赴印度求學經論。

策劃:法護法師
主持:梁文道
撰稿:鄺志康
剪接:Stanley Tung
旁白:Cindia Wong
製作:佛門網

印度朝聖之旅──舍衛城 (下)

到舍衛城朝聖,在偌大的祇園精舍漫步,於園內早已頹圮的僧院遺跡之間徘徊,不時可見到活潑靈動的小猴和啼聲婉轉的飛鳥,為恬靜清幽的園林更添一點雅致。這裡除了阿難菩提樹外,遺址中的第二號院(Temple 2)──犍陀俱提精舍(Gandhakuti,「香室」),也是令人流連之處,因為這裡就是佛陀的臥室,不少朝聖者都會到此獻上鮮花,或在精舍前的一個小塔貼金箔,燃香供燈,藉以表達虔敬與感恩;遙想當年佛陀於此作息禪定,一切都顯得多麼美好莊嚴。鄰近祇園精舍還有給孤獨長者塔(Kachchi Kuti)及央掘摩羅塔(Pakki Kuti)值得一遊,給孤獨長者慷慨的布施令人肅然起敬,央掘摩羅斬殺了九百九十九人卻在最後關頭「放下刀屠,立下成佛」,同樣令人津津樂道。

策劃:法護法師
主持:梁文道
旁白:Cindia Wong
撰稿:鄺志康
剪接:Stanley Tung
製作:佛門網